262525Elen

越人歌(农人包拯×采诗官先生)(二)

         (一)

        接下来的几天,公孙先生带着小书童去桃花村,到真给收了不少诗回来。

        ”先生,我们不能去别的地方看看吗?”小书童有些不想去桃花村了,那个包不同,天天对着自家先生流口水。先生还向着他,真是气死人了。
        ”再过段时间吧,别处自有别的行人,我若走了桃花村的诗何人来收?”公孙先生放下手中的笔偏过头来问他 。
        ”再说过断时间就有桃子吃啦!不好吗?”公孙先生笑着揉了揉他的头。
        小书童一眼就看穿了自家先生,什么收诗呀!分明就是想去看那个包不同。
        ”好啦,收拾收拾我们去桃花村了。”
        包不同也案例每天在村口等着公孙先生来。
        公孙先生看的包不同,脚步也加快了不少。小书童要小跑才能跟得上自家先生。
        包不同也看到了公孙先生,”先生总算来了,今天村东有户人家娶亲去晚了可看不到新娘了。”
        ”新娘子在那儿,我也要去看。”小书童,一下子就忘了之前的不高兴。
        娶亲的那户人家就住在桃林的边上。
        漫天飞舞的桃花像是在给这对新人祝贺!
        包不同,不自主地念出了一句诗来:

        ”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公孙先生,有些惊讶想不到包不同竟有这样的文采。
         这诗是你作的?”
        看着公孙先生眼里不可思议包不同,笑了笑,”不是,是村里的教师先生作的,我哪有这个文采,借来用罢了。”
        公孙先生觉得越来越看不懂眼前的这个人了,是他农人,倒不如说它是个读书人更好。可形迹上又不像读书人那般讲究。
         ”村里有教书先生?那怎么没有看到书塾。”小书童感到奇怪,包不同,可从来没有带他们见过什么书

         ”书塾早就没有人去了。”包不同,眼里闪过一些说不出的东西。”你们若想我就带你们去看看吧。”

        (二)

         书塾在山上的一片竹林里。包不同,推开了门,让公孙先生他们进来自己则在书架上找书 。
          公孙先生看了一圈,这书塾虽小,但也十分雅致。
        ”我找到了”,包不同,从书架上拿了一本书,举到先生面前。”我之前念的诗,就在这里面。”
        ”教书先生是谁呀?竟然还出了本书。”
        ”这你个小屁孩就不懂了吧。”包不同有些得意的说还把手伸过去用力的揉揉小书童的头。
        ”你你你!你不可以摸我的头。”小书童拼命的躲着包不同。
        ”好了弄,不要闹了。公孙先生开口制止了包不同。”哎!你就不能正经点儿。”
        ”好好好”,包不同在书桌前坐下,突然一本正经地对先生说,”先生不介意的话,坐下来听我给你讲故事吧。”
        面对包不同的一反常态,公孙先生楞了一下,还是顺着他的话坐了下来。
        包不同看公孙先生他们坐下了便开始了他的故事,”桃花村才有一个学生去城里求学机缘巧合之下进入大户人家家里给他们家的小公子启蒙。府中的小姐对这个学子一见倾心便在手绢上写下一句诗,偷塞给了学子。之后两人便有了来往。没过几年便有人上门来提亲,小姐不愿嫁便想与学子私奔约好了三更。学子却胆怯了他想毕竟他只是个乡野村夫如何配的上小姐,那晚小姐怎么都没有等到他来,之后那位学子也没有再出现。小姐出嫁那天躲了几日的学子混在人群之中看见小姐的轿子慢慢的远去。后来那位学子回了桃花村做了个教书先生。”
        ”后来呢?”小书童对这个故事的结局并不满意。
        ”什么后来?”
        ”那个教书先生现在去哪了?”
        ”他死了。”

        公孙先生听了包不同的故事,之后一直心不在焉。他觉得刚刚的包不同一下子离自己好远好像触不可及。
        ”先生!”
        公孙先生回过神来,”怎么了。”
        ”先生没听到我跟你说的话?”包不同有些幽怨的看了公孙先生一眼。
        ”抱歉,不然你再说一遍?”
        ”我唔。。。”包不同,赶紧捂了小书童嘴不让他说。
        包不同深吸了口气,这话他可不敢再说第二次。他跑回了书塾过了一会儿拿了个纸条递给公孙先生。

        ”先生你回去了再把这个打开看。”

        

         先生,下山的时候还在想那个故事,结果一不小心崴了脚。
        ”先生你怎么样?”包不同有些紧张。
        ”没事,只是崴了一下。”
        ”先生你不能走了,我来背你吧。”
        ”不必了,我太重了。”
        ”先生,没关系的我是干农活的,力气大着呢?”
        公孙先生趴在包不同的背上,包不同的背不厚实但很安稳,公孙先生心里想着这条路,如果能长一点就好了。可想到他的故事,心里有些堵得慌,想问他,你是否就是那个教书先生,却不敢怕包不同说出来自己不想听到的答案。
        包不同把公孙先生送到了村长的家,之后就被公孙先生打发走了。


        (三)

        ”你问不同?”村长放下的茶碗看着公司先生一眼。
        ”正是。”公孙先生面不改色的,任由村长打量。
        公孙先生来问村长就是想要知道包不同,是不是那个教书先生。
        ”不同,原来不叫不同。当年不同与村里的几个学子一同出外求学。说是拜在了一个名师门下,不知后来为什么却回来了。他说他不愿再去求学,就留在村里种他父母给他留下的两亩薄地。谁出去不是为了大好前程,就他一个人跟别人不一样,就算是种地也不为有多大的收成。大家都叫他不同,久而久之就忘了他叫什么了。”村长一口喝完了茶碗里的凉茶。
        ”那不同,回来做教书先生了。”公孙先生试探的问了问。
        ”没有,他爹倒是个教书先生书塾就是他爹盖的。”

        公孙先生松了口气不是就好。

        公孙先生回到家看了大夫,听大夫说脚上的伤不严重休息一晚明天就能走了就坐到了书房里,他有些不明白自己为何这般在意包不同是否是那个教书先生。
        第二日公孙先生正准备出门,外面便下起了大雨。
        ”这雨下的可真大,今天怕是不能出门了。”公司先生有些遗憾。
        公孙先生就只好回书房,打算练字。
        然后他就突然想起包不同,昨天给他的一张小纸条。
        他把小纸条找出来打开来看了看。
        上面写着  :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看到这句话公孙先生的血气一下子便上了脸,心里止不住的高兴。一下子就明白了自己对包不同怕也是有心思的。
        纸上还有一行字:先生若是愿意回应请来桃花村找我,我在这等着先生。先生若是不答应明日便不要来,我以后也不会再提。
        看到这句话,公孙先生脸色变了变。
        若包不同,一早便在桃花村等着。那他必是没有带伞的,这雨下许久了。
        先生赶紧赶到桃花村,包不同,果然就站在村口全身都被雨淋湿了,公孙先生忙把他拉入自己的伞下,”下这么大的雨,你怎么还在这傻等着。”
        包不同看着先生笑了笑:”未之见也,岂敢归矣。”
        ”先生来了,是不是就说明先生答应了。”
        ”我”,公孙先生被他说的脸一红,忙转移了话题”你的那个故事是不是真的。”
        包不同接过公孙先生手里的伞,”先生想知道那我们便边走边说吧。”
        ”那年我外出求学,拜于名师。遇上了那位小姐也就是林夫人,故事是她告诉我的,我父亲便是那个教书先生,我一直以父亲为榜样,谁曾想他是如此胆小无义之人。后来林夫人的儿子也听说这件事一直在学堂里打压我,这时又传来父亲病危的消息,这些事一直压迫着我让我透不过气。林夫人闻讯赶来见我,托我给父亲带句话,她说'宝兄弟你帮我给他带句话说他并不欠我,我亦不怨他,现在我很好,也希望他能好。'父亲他一生都觉得对林夫人有愧,得了林夫人的原谅,便含笑而终了,那时他怕是真的放下了。我也明白了我若继续求学,有林公子压着也难有出头之日,倒不如做个农人轻松自在。'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当年林夫人便是给我父亲写了这一句诗。教书先生与小姐无缘成双。农人与采诗官,不知可否成对?
        包不同牵起了公孙先生的手,在上面轻轻写下两个字,又把公孙先生的手合上包在了自己的手里,看着公孙先生的眼睛道:”这是我的本名,世人都只记得包不同,早忘了这个名字,先生可要替我好好保存着。”
        公孙先生也看着包不同郑重的说一声:”好!”


(完)


越人歌(农人包拯×采诗官先生)

ooc

注意本文无根据无逻辑,不要太过深究。

采诗官也叫行人或风人。


            (一)

        “ 先生,这桃花村真不愧叫桃花村。这个季节了竟还开满了桃花。”

小书童陶醉在了这片花林之中。

           公孙先生抬头看了看漫天飘落的花瓣忽悠种心旷神怡之感。“这桃花林倒是颇有意境。“

            ”先生,我们来这是要做什么?”小书童强忍着扑到花瓣堆里打滚的冲动。

          我们来此拜访周先生。他是桃花村的采诗官。”

          小书童有些疑惑,”采诗官不都应该四处游历的吗?怎么会在桃花村。”

          ”周先生早已无力远行,便定居在了桃花村,我初任采诗官,当是应来请教的。”公孙先生伸手接住了眼前一片落花,用手指轻轻抚了抚,后又望着小书童道:“等到了地方,可要礼貌些,不要唐突了先生。”

          ”知道了”,小书童的目光已经彻底被眼前的美景吸引走了。

         公孙先生看着小书童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这还是个孩子呢。


        公孙先生带着小书童到了周先生的住宅,院子里有位老人正躺在椅子上纳凉。
        公孙先生走向前,对老人行了一礼,”足下可是周先生。”
        老人疑惑的看着公孙先生,”正是,不知你是?”

        ”在下公孙策初任采诗官想向先生请教当如何做好一个行人。”公孙先生语气诚恳

        周先生见他真心求教,也不为难他,摸了摸胡子道:”请教倒是言重了公孙先生只管去外面走上一走,自会有诗上门。不过我还是要在这提点一下公孙先生你。“

      “先生请说。” 周先生愿意提点公孙先生还是很高兴的。

        ”要知道采诗官采诗,采的不是风雅,是百姓的生活,百姓不管喜悦或是疾苦皆会有感而发。换句话说我们采得是民声。”

        公孙先生沉思了一会儿向周先生行了一礼,”学生受教了。”

        (二)

        公孙先生辞别了周先生寻到村长,请他为自己找人带路,希望可以看一看桃花村。

        于是村长领着公孙先生他们来到田边,村长问路过的一个扛着锄头的男人,”不同呢?他在哪儿?”

        ”他呀,他又在他那两亩地里捣鼓着呢。”那个汉子给他们指了指”看,可不就在那儿吗?”

        公孙先生顺着那个汉子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块荒地上一个人趴跪在地上。撅着屁股,不知道在干什么。

        ”不同不同干嘛呢还不快给我站起来。”村长带着公孙先生走近一看,有些生气,”你怎么回事儿?地的麦子呢?哪去了?”

        那个人听见村长叫他就利索的站了起来。公孙先生仔细的看了看他高高瘦瘦的长得很是清俊,有点白,一点也不像整日在地里刨食的农人,一身粗布短衣沾满了泥沙。最让人印象深刻的还是他头上的一个月牙形的疤痕。

        那人挠头,指了指自己脚边的洞,”村长,我抓地鼠呢,我收了麦子想在地里种花,它们咬走了我的花苗。”

        ”你!你!”村长有些气急败坏 ,”你把麦子收了就是为了种什么破花!现在村里到处都是桃花还不够你看的!”

        ”那不一样”,那人看村长拿眼瞪他,就把剩下的话放在嘴里嘟囔,”麦子,反正是给自己吃的,早几天晚几天有什么关系。”

        但他嘟囔的声音可不小,公孙先生和村长他们都听到了。村长,抬手作势便要打。一个人忙跳开了几步。

        ”你”,村长有些气急,” 哎!你过来,我不打你。”

        村长指了指身边的公孙先生,”这是公孙先生你带他到村子里看看去。”

        ”公孙先生,这是包不同,村里没什么他不知道的。他领着,你就放心吧。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不同,你收麦子的事我晚上再跟你算账!”

        公孙先生看村长走了,也只能把希望寄托到这位年轻人的身上了,”那包兄弟,我在这先谢过了。”

        ”不用谢,不用谢,先生叫我不同就行了。”包不同对公孙先生摆了摆手,他见过的先生都是五六十岁的老头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先生呢!

        ”先生,他行不行呀?”小书童拽了拽自家先生的衣袖有些嫌弃的看着一直痴汉的盯着公孙先生看的包不同。

        ”这是人不可貌相嘛。”公孙先生有些不确定的说。

        (三)

        这包不同到跟村长说的一样,好似什么都知道啊。说话也十分有趣,一件再无聊的事,从他口里出来都能成一个让人津津有味的故事,这一路倒是十分愉快。

        “先生是做什么的?”

          ”我?我是个行人。”

          ”那先生和我差不多,我是个闲人。”

          公孙先生听了包不同的话有些忍俊不禁,身边的人从来都是一本正经的读书人还从来没有人想包不同一样。虽然爱玩了一些,但是待在他身边让人觉得很轻松自在。

        一直到太阳快要落山,公孙先生才不得不和这位总是人发笑,却不让人厌恶的包不同道别。

        包不同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先生等等我,我一会就回来。"

        说完包不同就跑了,过了一会儿他抱着一个大坛子回来。

        公孙先生有些疑惑:“这是什么?”

        "这是我自己腌的咸菜,先生你闻闻。"包不同打开了盖在坛子上的布想让先生闻一闻。

        "不用,不用。"公孙先生倒是真的被咸菜的味道给冲着了连连摆手。小书童,一只手捏着鼻子,另一支手还拼命的扇风。
        "先生,我没有什么可以送给你的,这坛咸菜,就当是我给你的见面礼了,我腌的咸菜,可好吃了。"包不同把坛子向前递了递,一脸期待的看着公孙先生。
        "你这人也太粗鄙了吧,哪有人见面礼送咸菜的。"公孙先生还没有开口,小书童就先嚷嚷了起来他可不想抱着这个毯子回去。
        "咳",公孙先生警告了一下小书童。"不同兄弟真是多谢了,但我没有什么可以回礼的。"
        包不同见公孙先生收下了很是高兴,"不用,不用,先生收下了就行。"

        公孙先生示意小书童去接包不同,手里的坛子。 "那,我们就先回去了。"说完又看了包不同一眼。

        小书童一脸不情愿的接过坛子跟着先生走了。




放下那个包子,他是我的。(二)

此时走在路上的公孙策心里也不轻松,他怕被人看出了有什么不对,这几日硬是装作与往常一样,对着大人是能躲就躲的。

        这次外出办事道是可以散散心,公孙策不敢回应自家大人不是因为接受不了,从之前的事中也可以看出来他对包大人的感情也不仅仅是家人。只是怕,怕人看出来所以一直把心埋在深底不敢去面对,怕未来被人发现招来非议陷大人于不义而不敢回应。等这次回去不管行与不行我都会和大人说清楚的。

      “这可真热闹。”展昭在街上左看看右看看,“比开封还热闹”

      “这你就不懂了吧,现在镇上在集市,每个季度都有。我们还是抓紧把事情办好吧”

       “测字,测字。”一个老先生坐在树下还颇有些风骨,他拦下了公孙策,“这位公子,不如来测个字吧。”

       “谢谢先生美意,在下实在无多余的银钱可以用来测字。”公孙策道是真有点不好意思。

       “没关系,我看公子与我有缘才想给你算上一卦,我不收钱。”

        公孙策拱了拱手:“那先谢谢老先生了,可否请为我测‘开封’二字”

        “不知公子求什么?”老先生摸了摸胡子。

        “我想求平安。”

        “开封有一明月,悬于浩空之中”老先生笑眯眯地看着公孙策,“公子求的可是这个。”

        “是,是。”公孙策被看穿了脸有些微红。

        老先生算了算,皱起了眉,“有大凶之兆,稍有不慎会有性命威胁。”

        “先生这要如何化解! ”公孙策听了老先生的话有点着急。

        “我不是什么先生你才是,你的包大人现在很需要你公孙先生,人生苦短当追随本心才是。”老先生说完咻的一下飞走了。

        公孙策心里一惊,又无法寻得那位老先生,只能带着展昭先去客栈。

        公孙策和展昭刚到客栈没多久,开封府里的信鸽就传来了信。

        信是张龙写得,信上写的是:

                大人遇袭至今昏迷不醒,请公孙先生速回。

        公孙策看完信心里止不住的慌,也不管事情还没办就急着要赶回去。展昭看着公孙先生马不停蹄的赶路怕他撑不住,又不敢开口去劝。公孙策心里急得不行,若是大人有个三长两短可怎么办。公孙先生突然想起那位神秘的老先生说的话,一下子明白过来了。谁知道人这一辈子什么时候就突然结束了,人生苦短,自己喜欢就好了,哪还有心思去想别人怎么想。果然是自己想的太多了,大人你要一定要平安的等我回去给你答案。

        这时的包大人倒是醒了。

        “大人怎么样还有哪里不舒服?”

        “大人头还疼不疼?”

        ……

        一人一句吵的包拯头疼,他摸了摸脑袋后面的纱布,嘶~伤口好疼。

        “你们是谁?”包拯面无表情的看着众人。

        众人Σ(⊙▽⊙"a

        老大夫听了赶紧给包拯查看了一番,“哎,包大人这是撞了头失忆了。”


        (可怜的包大人,先生刚刚打算接受你,你就失忆了。)

        ps:本坑不弃必填,身为住校高三党,回家才能填,请谅解。

        


放下那个包子,他是我的。(一)

   “先生,先生,先生!”开封府的包大人正歪在自家主簿身上拽着他的衣袖撒娇,“你就带我一起去吧。”
   公孙策从包拯的手里抢下自己的衣袖,拍了拍,像是要拍掉什么脏东西,“大人,开封府可没有这项预算。”
   看着包拯的星星眼,公孙策利索的拿出了算盘噼里啪啦的打了起来,“大人我算过了,只要你把接下来几个月用来买手办和杂志的钱拿出来,你就有预算和我们一起去了。”
  “什么?!不!”包拯一下子就站直了,又发现自己太激动了,忙笑着讨好,“hhhh~~~我是说不用怎么麻烦了,先生是要去办重要的事,我就不给先生添乱了~~先生要早去早回!”
  公孙策叹了口气,招呼着展昭:“我们走吧,展护卫。”
  包拯一直目送着公孙策走出城门,等公孙没了影也没有收回视线。
  开封府的四大门柱觉得今天大人有点奇怪。以前公孙先生也有外出办事的时候,大人也是想跟着去。但每一
次都没成功,等公孙先生走后,大人不是想办法偷偷跟过去,就是看着公孙先生出了城门马上跑去玩。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定格了的。
  “大人,公孙先生已经走了。”张龙有点迟疑的唤了声自家大人。
  包拯叹了口气:“算了,我们回去吧。”他又看了一眼公孙策离开的方向,转身就走了。
  开封府的四大门柱还在想为什么大人今天为什么怎么反常,他们的大人就已经走远了。
  “唉!大人,大人,你等等我们!”
  其实包拯想去,因为他怕。
  
  几日前。
  “先生!”包拯把正要出门的公孙策拦着,“先生可否先等等,我有话想与你说,它已经困扰了我许久,不说出来我心不安。”
  “哦(念第二声),大人要说什么!”
  “先生,你随我一路走来见证了开封府的成长,现在开封府一片祥和多是有先生的功劳,我希望先生能陪我一直走下去。”
  公孙策听了笑了笑:“大人你也说了,开封府的每一个人都是朋友,更是家人。我们都会陪着大人走下去的。”
  包拯有些急切道:“不,先生!我的意思是想你能陪着我走下去,是希望你我能不仅仅只是家人,还能……”
  “好了大人!”公孙策马上遏止了包拯接下来的话,听到这还不明白包拯的意思就称不上聪明绝顶的公孙先生了,公孙策强令自己平静下来,“大人,新一期的卷宗还没有整理出来,我还有很多事要忙,先告退了。”公孙策说完就走了,说是走不如说是逃更好。

  走在回去的路上,包拯不由苦笑了一下。他真的怕,怕先生与展昭同去,最后回来的只有展昭。但他不能逼的太紧,不然先生就真的会被他逼走的。

   ps:发现今天写得有点多,本来是想先更一章的,字打的有点累了,现在只能先发一半剩下的等等再打。

放下那个包子,他是我的。

   打算开一个坑,可能人物性格会有出入。
   梗概:包大人失忆了,公孙先生不仅要处理府里事务,还要看牢失忆了的包大人,免得他被那些冒出来的“狐狸精”给拐走了。
       公孙策:他是我的,谁都别想抢。
       看我们公孙先生如何出得了厅堂,做得好主簿,赶得走小三。